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G维生活 >空间多一点,速度慢一点,趣味多一点:哲也×周姚萍谈写作与儿童 >
文章信息

空间多一点,速度慢一点,趣味多一点:哲也×周姚萍谈写作与儿童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7-28  分类:G维生活 

空间多一点,速度慢一点,趣味多一点:哲也×周姚萍谈写作与儿童

►►► 访谈回顾:童书比你想像中更有深度:一起认识童书作家哲也、周姚萍的过去与现在

到底哲也与周姚萍是如何成为童书作家,他们又是如何看待台湾的阅读教育?以下是是哲也×周姚萍的访谈摘录。

阅读最前线编辑(以下简称「编」):可以聊聊两位是怎样从阅读者变成创作者的吗?两位过去也都曾经担任过编辑,那又是怎样从编辑这个角色变成创作者的这个角色?

哲也(以下简称「哲」):就像她刚刚说的,因为你看了比较多故事以后,你对文字会比较有亲近感,然后觉得自己也想试试看,我可不可以也写像这样的东西。

我记得我小时候写作文的时候,因为看了很多林良,我记得他写的东西很搞怪,或者说很有创意,会写得好笑,在《小太阳》里面,或者是那个诗歌绘本……,他着重的是人性的善良面、温暖面。而我着重的是,他搞怪的那一面(笑)。看了之后就会觉得,原来故事或说文字,可以用各种方式来写,所以我写作文的时候就会想要搞怪。

老师叫我写一篇作文,我就会想要写一本,把一本作文簿都用完。像这种很任性的,或者是把它写成诗的体裁,反正就是用各种不同的情况去搞怪。

也就是说,你心里面已经有这种喜欢玩文字的动机。当长大以后,你没有别的事可做时,你就会回到这个。

长大以后我做了很多其他的工作,可是做到最后你会发现好像对文字这块,还是掌握得最深,很喜欢去使用文字。所以我刚开始当编辑嘛,然后做了很多工作,比如说设计、电动玩具,后来有一阵子就失业了,不知道干嘛。然后他们,好像是小鲁的编辑,她那时候在小鲁出版社,我记得是她(周姚萍)打电话给我的。

周姚萍(以下简称「周」):对啊。他后来有很多很棒的作品,是坐在小鲁的编辑室、编辑部里面把它写出来,像《晶晶的桃花源记》。

哲:小鲁就打电话给我说,你要不要来我们公司写点东西啊。我就,反正我也没有别的事做,那时候在失业、领失业救济金。我就去他们公司,他们就给我一张桌子,面对着窗户。

他们公司在 12 楼。然后View(景观)很好,工作气氛又很好。他们编辑在编辑室里面,每个都好认真喔,很那个努力工作的样子,所以我也要努力工作。如果把我放在家里,我大概写不出来。

周:如果把他放在家里,他就开始打电动玩具。

哲:放在一群很认真的那个编辑小姐中间,就会很努力了。然后旁边又是总编辑的房间,所以在那张桌子就开始写了一些东西。那一年就写了蛮多东西,就开始慢慢慢慢写儿童书这样子。

周:我跟他不太一样,他比较搞怪,我比较乖。我在唸书的时候,就有身边的同学会跟我说,妳以后应该要当作家。我想说没可能吧,就像我刚刚说的,我觉得文字它其实就像是我生活里面的一部分,而且我觉得作家很了不起。小时候看很多恋爱作家写的,那幺多经典的作品,就觉得我应该没那个可能。

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敢说我自己是作家,我都说我是作者。

我大学的时候念的是新闻。那是我很想念的科系,可是后来就有点梦碎了,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样。但新闻同时也有包含编辑的部分,后来我找工作就找编辑,但我也没有特别想要找跟儿童文学有关的,因为那时候根本没有儿童文学的概念,但是就那幺巧找到了跟童书有关的工作。

我们那时候的编辑工作比较奇怪一点,就是常常要写很多东西。后来写一写以后,就我们那个部门的一个长辈,就鼓励大家可以自己写:「为什幺都感觉都要帮别人写,好像在为人作嫁,其实你们自己也可以写。」

后来我就真的开始写童话,投稿到《儿童日报》。那时候的童话都很西方,因为小时候会看到西方的古典童话,所以风格就偏西方。后来写了几篇之后,就比较跳脱原本那种古典童话的(风格),就被沙姐看到了,也就是小鲁那时候的总编辑看到了。

那时候小鲁在帮大陆的出版社,编一本叫《台湾名家童话》,想选一些风格比较不一样的人,就打电话去《儿童日报》问,就说可不可以联络到我。后来就因为这样认识沙姐,就是小鲁那时候的总编。